坂田银时看你的眼里有光,他说:——你可别让我失望。
陈信宏本命 中井病患
怪人一个

【土银】而语



坂田银时穿越回了三年前的世界。

这并不稀奇。醒来的银发男人只是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天,想着可能是昨天喝多了,钻自动售货机时一个不小心嘿就找到了时光机。右手抓着卷发懊恼着昨天没喝完开封了的草莓牛奶还没放冰箱,壁橱里的小姑娘睡醒了起来找不到人,新吧唧守着空房没完没了地吐槽……
但他也只是翻了个不成功的白眼,便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然后他开始打量起来眼前的世界。

这是在后山,刚好能够俯瞰全江户的角度。
宇宙终端完好无损,周围的建筑鳞次节比,整个城市呈现出一种活力的生气来。再抬头看看天——是湛蓝的,吸一口空气——是清新的。

那对于现在的他似乎已经过去很久很久。泥土里的草根、树叶的脉络上散发出的一种慵懒的生机,和平但不...

一直觉得我团能够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坚持下来20年,是件很厉害的事情。
我一直觉得这除了和他们早年经历和自身性格以外还和他们的相处方式密不可分。
从一开始,大家都是淳朴的孩子,为了一个音乐梦和兄弟走到一起。而现在这还是他们的目标,只不过多了一条:粉丝们。
看ok啦五月天,哪怕是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大家都能意会。
他们之间的友情已然超越友情,更像是亲情。
昨晚金曲奖,我觉得他们比以前任何一次入围都要紧张。后来玛莎上台说话,声音里带着梗塞,最后大家团团抱在一起。

我又要开始惊叹他们的默契。
直到我看到玛莎发的这条微博,我突然就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应该用“羁绊”更为恰当,是任何人都介入不了的,兄弟啊。

何...

【土银】查令十字街84号

 
 
 *故事来源于《查令十字街84号》(84,Charing Cross Road)很美的一本书,建议读读看. 
 *架空,文中所涉书目价格全为乱讲,请勿当真
 *第一次尝试书信体,写得不好请多担待 
 *想开一家书店,想睡觉. 
 
雨点敲打着透明玻璃橱窗,顺着夏日晚风骨碌碌滚下来,形成一条条短短的雨痕,模糊了窗外的华灯初上。 
 
坂田银时窝在软木沙发里,撑着脑袋,静静看了会儿雨幕。 
 
头顶的木质吊灯散发的暖黄笼罩着他打弯儿儿的银白色发丝,和书架旁边的藤木椅子上的米...

我真的不是黑粉啦,是真爱啦真爱,只是截图技术太神奇…
啊虽然很不情愿,但终于还是变成了个肮脏的大人w
耳机里放的是人生海海里的好不好w
都没发现零点已经过了…收到了大家的祝福…很开心…愿接下来的日子也有你们、有五月天w

【土银】失语症



*关键词:痴汉
*复健+新文风
*2.1版升级咸鱼

副长室的烟灰缸吃饱了撑得不行,躺在实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瞌睡。

这是土方今天抽的第三包烟。

旁边的山崎拿着羽毛球拍在他面前晃了晃,满脸担忧的问:“副长你看起来病恹恹的,该不是病了吧?”

开玩笑,堂堂鬼之副长哪会这么容易生病。
不过没精神倒是真的。

这边批改着公文的土方听闻侃侃抬了眼。深蓝色的静谧眸子似海深,仅淡淡瞟了一眼,一脸紧张的监察就尴尬地笑笑跑掉了。

说起来倒也是奇怪。最近他心里总是有点闷,跟三伏天里傍晚聒噪的蝉似的,叽叽咕咕,叽叽咕咕,停不下来,想忽视掉却又是在的,想找到声源又感觉它早已从四面八方把你包围。...

【土银】七年之后



*高考前最后一篇
*匆忙凑个副长生贺
*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愿你们也一样
*永远的永远---五月天

00

四周还是黑的,褪了色的墨中慢慢生出一丝光亮。
他是突然惊醒的。梦做到一半突然间断掉——记不清脸的熟悉的陌生人跟他说着听不见的话。
然后冷静地睁眼,仿佛他已经醒了很久。
他坐起来,一晚上没喝水,嗓子干涩地发痛。
掀开被子,下床。
地毯上淡蓝色的棉拖鞋还睡在那儿,安稳地在地毯右半边躺得整整齐齐。
土方十四郎伸脚进去的时候感到一丝莫名的空落。

地毯左半边是空荡荡的毛绒线头。

走到浴室,打开灯。镜子前的男人凌乱的V字刘海下是重重的黑眼圈,他不甚在意。抬手,指尖触到塑料材质的漱口杯时他瞟到旁边摆着的牙膏,感觉脑袋突然猛地一抽...

1 / 6

© 圆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