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旧在寻找

瓶邪 土银(魂圈养老)
写文随缘,全看心情
不是太太,是个怪人

人人都爱RDJ

占tag致歉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为太太打call!@孤舟闲行 

每日清晨的阳光暖和你的心,
我祝愿。

#赞美之情溢于言表#
#滤镜也拯救不了我的渣拍技术#

【瓶邪】How long?


*大张哥的小心思系列
*老张的追妻攻略part10
*雨村日常

凌晨三点,夜已深。

唯一的光源来自吴邪手里的塑料手电筒,那是上周胖子去村长家开会时顺手拿回来的。

我们躲在门后,屏住呼吸,准备下一秒破门而入。以秒计数和以年计数的时间奇怪的一致,都有种令人沉默的冗长。这一秒,胖子平缓舒畅的呼吸声在一片寂静里格外清晰,和着窗外繁密的蝉鸣。

我的感官系统很发达,我能听到厨房里它窜动的声音。它正在急速地从冰箱往米缸方向移动,只听见“啪—”的一声,金属架子硬生生打在毛皮上发出弹性回声,紧接着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它中招了。

黑暗中我看见吴邪的眼睛像是被火把点亮,他按耐住兴奋,轻轻地朝我眨了眨眼,示意我开始行动。

下一秒他侧身...

我有两只手,一只伸向月亮,一只抓着未来。

【瓶邪】扯耳朵



*设定是在十年吴邪把小哥从青铜门接出来,在长白底下的旅馆

他醒来时已是傍晚,窗外刚好飞过一架报纸叠的纸飞机,上头载了一片云和夕阳。纸飞机遇到气流,航线偏离,在波涛汹涌的暮色里打转,浓郁的暮色有令人安稳的味道。是那些雪山底下的人间,老街的石板路,北国护城河水的污浊,墙角根儿底下小板凳上坐着的卖豆腐花的男人。他带着小毡帽,笑的时候牙齿参差不齐,但是他诚恳地说:“来碗豆花儿吧。”男人头顶的天偏红的橙黄夹杂着灿金,是豆花儿里的炸黄豆,是西红柿炒蛋的汁儿。

张起灵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自己有点儿饿。

他几乎快忘了饿的感觉是什么。但他想吃东西,他的口腔需要被柴米油盐酱醋茶填满,以这种最纯粹的方式接触人间烟火。他姑且把...

【土银】睡前一杯甜牛奶


*想到少年气,脑子里就蹦出来坂田银时。
*一个小短片


“Jump少年的生命周期可是很长的。”坂田银时拿笔戳了戳下巴,猩红的眸子咕噜一下子转上去盯着天花板死角的蛛网,想了下,得出结论,“青年期大概占了80%。”

土方十四郎听罢不赞同地挑了挑眉,故作惊讶夸张状。他端端正正举起右手来,假装风纪委员土方同学身在课室,“反对。”

“反对无效。”坂田银时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保留我的意见。”同样的秒回。

这样子的拌嘴在他俩之间还隔着一片海的时候就时常发生,只不过那时候剑拔弩张更多些,为了自己的防空领域而争锋相对。背过身去的时候却默默地在自己的领土给对方划了块专属地皮。别扭着拙劣地掩饰。

后来某天这俩人喝酒,喝着喝着...

少年气真好。少年真好。

1 / 16

© 半截胡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