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旧在寻找

瓶邪 盾冬 土银(魂圈养老)
写文随缘,全看心情
不是太太,是个怪人
Sebastian Stan是世界上最甜的小孩儿
人人都爱RDJ
杜光祎最好看

长期接稿,欢迎私聊

好看的人儿呀


我有毒

感觉对于大众潮流这种事我总是慢半拍……

在国庆假期的最后关头…一只脚踩进了镇魂坑的我

在新世界的大门前悄悄窥探……2333


【瓶邪】单项选择题

*一个你张哥如何看清自己性向的小故事

*跟 @怀瑾握瑜  姑娘聊天儿后的沙雕产物

*感谢她,跟她聊天儿可愉快



心理学上讲,判断自己是否是同性恋不是问自己是否爱ta,而是ta是否是自己潜意识里的性幻想对象。


张起灵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自己百来岁的那颗稳重的心就忽然飘起来了,像是洋流里随波逐流的一小块儿冰山,远航的知更鸟嘴里衔着的半截儿树枝。


西沙那会儿,他在船舱里看到吴邪的那一刻,心里不知怎地就起了捉弄的心思。他本可以走上去正儿八经地握手寒暄,亦或者是扮演一个脾气暴躁的古板老头。可是他选择了一个最令吴邪印象深刻的办法,成为一个自来熟中年...

【瓶邪】假设只有一张单人床



张起灵走进去的时候吴邪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那是张单人床,农家干净的蓝格子布料棉被,衬得大男孩儿身上的气质愈发出尘。

大男孩儿只露出一头栗色的微卷发,此刻陷在被褥里像是掉进了羽毛里的小奶狗。

小奶狗在翠绿色的大山里奔波了一天,晚饭时只扒拉了几口芋头鸡,眼皮儿黏糊糊就快要阖上。张起灵看了心疼,拿过他的碗,把剩下的半碗饭和几块鸡肉全倒进自己的碗里。

吴小狗松了口气,扯出半个感激的笑来,嘴角浅浅地弯上去,摇摇晃晃进了屋子。

这是他们到沙头盖的第一晚。

山里条件差,没有酒店宾馆。唯一肯收留他们的农宿只有一间空屋子。四面白水泥,一张单人床。

张起灵站得近了些,低下头去观察。吴邪的的确确睡得很沉,均匀的呼吸有着令人心安的...

诗人总是希望找到一座深山,山里有一弯河畔,他坐在岸边的石头上,想象自己是一幅画。

当星星跌进湖里,月亮球裹进森林,桌上的可乐冒出最后一个气泡,写点儿什么似乎是我唯一的慰藉了。

1 / 20

© 半截胡同 | Powered by LOFTER